法国传统左翼重整旗鼓任重道远

2022-03-12评论观察 光明网 何农(0)

法国世界报


玛丽和娜塔莉是一对老朋友,两人的丈夫曾经是同事,她们从年轻时就相识。这两对夫妻爱好相近、趣味相投,加之在“三观”上都属传统左翼,所以多年来相交甚欢。

但是,最近这几年,情况变了。首先是全世界、全欧洲、全法国的大形势在变,导致她们的“三观”出现了微妙的差异。全球气候变暖给日常生活带来的变化,越来越引起大家的关注。外来移民问题越来越严重,社会治安问题以及恐怖袭击问题也此起彼伏,危机频发。玛丽和娜塔莉这两位老朋友间的嫌隙也正是由此而来。

事情是这样的。玛丽在法意边境有一处度假用的别墅。最近这段时间从意大利那边过来不少外国人,主要是中东和北非的难民。这些人有的是借道法国,最终要去英国等其他国家,也有的就留在了法国。当地警察局对这些人不客气,用各种方式把他们拦在法国境外乃至驱赶,有几次甚至动用了强硬手段,把这些人逼到了一些人类难以生存的地方。

在说起这些话题时,娜塔莉有一次情不自禁脱口而出:“这些人活该!他们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娜塔莉虽然在政治立场上也是传统左翼,但最近几年越来越强调社会效率,担心因为公平太多了、对弱势群体的政策倾斜太多了,最终整个社会将难以为继,她的立场正在稍微向右偏移。而玛丽则正相反,她仍然拥护减少工时、增加福利、减少税收等,对环保、助残助穷等活动依旧十分热衷。而且,随着上述大形势的变化,她的立场正在变得比传统左翼更加偏左一点,主张对移民、难民等弱势群体更宽容。所以,当玛丽听到娜塔莉脱口而出的心里话,马上就表现出来不太高兴,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几乎吵起来。

法国有点教养或者有点地位的成年人之间,除非对彼此政治立场十分了解、理解或认同,否则如果不是在有足够把握不会引起争执的情况下,一般不大愿意谈论政治话题,更不会主动挑起政治话题引起争论。所以,她们的争执让记者有点儿吃惊。

事后不久,玛丽有一次问记者是什么立场,她还说娜塔莉他们每天读《费加罗报》,早已经被右派思想渗透了。当记者说他们还读《回声报》时,玛丽断然说:“都一样,都偏右。”“我只读《世界报》。”

玛丽和娜塔莉在对待移民、难民态度这一具体问题上的分歧,显示了她们总体上属传统左翼的原有政治立场正受到来自不同方向的影响。记者觉得,要是把这一现象看作是法国传统左翼(主要指有120年历史的法国左翼第一大党社会党)正在出现某种分化的体现,或曰缩影,也不为过。

历史上,法国社会党曾三次入主总统府,并多次参与或领导政府,在法国的国有化、改善劳工福利、推动欧盟建设等方面立下过汗马功劳。在全法国、整个欧洲甚至世界上很多国家都能够耳熟能详的一些社会活动,比如每年夏至日的音乐节、城市中心的夏季沙滩休闲区、共享单车、文化古迹开放日等,都源于法国社会党执政时期的创意。当然,在反对者看来,这些都是一些花纳税人钱、讨选民喜欢的花拳绣腿。经济要发展,社会要进步,还是得靠提高生产力。有的人说得更尖刻,认为社会党人就是“以浪漫理念治国”。

2017年,社会党总统和总理双双下台,之后在法国的几场选举中,社会党都战绩不佳。2017年的总统大选,法国社会党推举出的候选人只获得了6.3%的选票,该候选人在败选后甚至脱离社会党,另立新党。2019年5月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中,社会党也只获得了6.2%的选票。又过了两年,在2021年法国大区议会选举中,社会党在第二轮选举中的得票率比2010年鼎盛时期下降超过了30%。当然,社会党保住了法国本土13个大区中5个大区的议会多数和在巴黎、里尔等大城市的优势,说明它在基层还是有不可小觑的政治基础。最近的民调显示,为参加即将到来的新一届总统大选,社会党推举出了巴黎市长伊达尔戈为候选人,但她在选民中的支持率仅为5%,以目前形势看,她在第一轮出线、进入第二轮的可能性很小。因此,估计社会党此次很难重登总统宝座。

理论匮乏、提不出与其他政党差异化明显的政纲、内部不团结、没有明星偶像式领袖等,被认为是这个曾经在法国政坛上叱咤风云、左右政局的重要政治力量陷入今日困局的主要原因。法国社会党在治国理政上没能够与时俱进、无力回应新需求、无法解决新问题,因此无法重新聚合像玛丽和娜塔莉这样曾经的忠诚拥护者。法国社会党及其所代表的传统左翼要想重整旗鼓,需要的看来不仅仅是时间。

上一篇:法国重启核电仍困难重重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2  |  www.cnfran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