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右派政权为何在罢工中仍然坚挺?

2018-11-07博客览胜 cnfrance2017(0)

    施展博客

    法国人又搞大罢工了,罢工的规模很大,有120多万人参加。但笔者认为,法国的大罢工不会对政局产生太大的影响,既不会让总统萨科齐下台,也不会让议会解散。那么,法国的政权为何不怕罢工冲击呢?

  七成多民众支持大罢工

  3月19日,法国八大工会举行了全国性的跨行业大罢工,抗议总统萨科齐应对经济危机的政策,甚至要求萨科齐下台。萨科齐在2月18日宣布,法国政府将投入26.5亿欧元刺激经济,改善下层民众的生活,相关措施包括对将近400万户低收入家庭部分减免所得税,对临时性失业提高补助,为失业年轻人提供特别津贴等。

  但是,法国罢工民众认为这笔钱根本不足以保护他们的职位及工资。实际上,这场罢工在18日夜里即已开始(火车客运服务的停止),但到19日才全面地展开。此次大罢工和示威游行涉及法国全国的交通、电信、学校等大部分公共服务,以及汽车业、能源业、银行业和零售业等诸多行业。全法国有逾200个地方举行示威游行。

  各大工会声称此次已动员300万人上街,但据法国官方估计,人数在120万左右。在之前的1月29日,法国曾有一场250万人的全国性大罢工。

  3月16日,《回声报》和法国资讯电台的调查显示,约74%的民众支持此次罢工,仅有23%的人表示不支持。调查还显示,有62%的民众反对萨科齐的政策,只有34%的人支持政府。19日的这场大罢工还得到已长期罢工的瓜德鲁普、马提尼克等法国海外省的声援。

  大罢工不会诱发“革命”

  19日晚上,法国总理菲永表示,不会再有新的经济振兴计划。激进的“反资本主义新党”是今年1月新成立的极左派政党,该党领导人贝桑瑟诺批评传统左派政党以及工会的立场过于软弱,他号召要仿效法国海外省,搞长期罢工。

  一时间,有着长期革命传统的法国仿佛遍地干柴烈火。熟悉法国历史的人都知道,法国历史上的1789年革命、1848年革命等多场革命都与经济、社会危机导致的全国性抗议活动有关。然而,没人预期经济危机以来连番的全国性大罢工会诱发革命,因为法国自19世纪后期至今,已逐渐建立起较为完善的社会疏导制度。

  疏导民怨 法国有经验

  1789年法国爆发了大革命,但法国在1791年出台了禁止同行业工人结社、集体罢工的《列沙白里哀法》,说是要防止小团体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妨碍经济自由和企业自由。

  由于法律对工会与罢工活动的禁止,各种合法的反抗活动便不可能。然而,作为弱势群体的工人,其怨气是必须通过某种方式释放出来的。法国在19世纪便出现众多未经组织的工人反抗行动。政府方面来看,禁止罢工便于政府镇压,但又不利于政府管理。而若是有工会组织的存在,则社会上的怨气便可以在一个合法的渠道内汇总起来,便于工人与政府谈判、妥协。没有合法工会,面对各种不系统的反抗,政府只能四处补漏,实际管理成本大幅提高。

  从人民大众的角度来看,反对罢工与结社的法律,必将削弱他们自己维权的能力,这对法国的长远发展也是不利的。

  法国政府逐渐意识到了这些,终于在1864年,法国通过了《奥利维耶法》,取消了对结社的限制;1884年,通过了《瓦勒德克—卢梭法》,使得工会成为合法组织;1901年又通过了《结社契约法》,使得结社行动有具体的规则可循。

  这些法令并未规范有关罢工的问题,在此期间,罢工处于一种被默许的状态。法国从此再没出现旨在推翻政权的政治性罢工,有的只是各种主张经济利益的罢工。法国的内战式政治文化之所以逐渐被软化,结社与罢工的正当化是不可忽视的一个因素,因为它让社会的反抗有序化。

  罢工须维持“最低服务”

  1946年,法国宪法第一次明确承认工人有罢工的权利,规定“罢工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使”。1958年的法国宪法承续了该规定。罢工终成一项明确的公民权利,雇主不可因为正当罢工而解雇工人,政府也不得因正当罢工而治人以罪。

  法律同样也明确了罢工者的义务,以确保罢工不会影响社会的正常运转,比如法律规定公共服务部门在罢工时要维持“最低服务”,地铁运营间隔可以加大,但决不能停运;某些职业,如法官、军人、监狱看守、警察、民用航空公司负责技术处理的工程师等不能参加罢工。这些规定使得法国的罢工成为一种相对有序社会经济行为,是法国人维护权利的武器,甚至逐渐成为法国人的一种社会文化。

CopyRight 2022  |  www.cnfran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