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中文网
首页 | 法国新闻 | 精彩法国 | 法国留学 | 法中交流 | 法国移民 | 法国观察 | 法国旅游 | 法国财金 | 法国房产 | 法国人物 | 法国体育 | 法国博客 | 法国文摘 | 法国图片
首页 > 博客览胜 > 文章内容
透析萨科齐与戴高乐主义决裂之路
时间:2009-07-25  |  查看:

郑若麟博客

说起法国现任总统萨科齐的执政风格,那不是一篇文章、甚至不是一本专著能够概括的;且不说媒体报道,仅就有关萨科齐的书,在亚马逊网络书店输入“Sarkozy”字样,就有198种可供选择。我在去年也与十名其他国家常驻巴黎记者,共同撰写了一本《外国人看萨科齐》。

但要看清萨科齐,却绝非易事;要描述萨科齐的执政风格,更是难上加难。因为他一直在变。“我变了”,这是萨科齐在首次最重要的竞选会上的一句自我表白,以示他正在随着自己日益接近法国最高权力而在“修身”;他的竞选口号是“决裂”,要彻底改变法国当时推行的总体内外政策。事实上萨科齐上台两年来,“变”与“决裂”确实已经成为“萨科齐主义”的主要标志,“变”,恰恰是为了“决裂”。据我观察,今日法国确实已与两年前不可同日而语……

“我首先是右翼,然后才是戴派”

法国记者卡特琳娜·内伊撰写的萨科齐传记《一个被称为欲望的权力》中,曾有这样一段描述:萨科齐一位朋友说:“我是右翼,但我首先是戴高乐派。”年轻的萨科齐则回答:“而我,我首先是右翼,然后才是戴派。”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很简单,戴高乐是一位坚定的民族主义者,在任何情况下,法兰西利益至上。这几乎是法国最高层政治家的传统。但这一传统很有可能到萨科齐为止。萨科齐与之“决裂”:在国家之上,还有一个“意识形态”。

今年法国国庆阅兵式上,最引人注目的是374名印度军人参加阅兵。萨科齐在爱丽舍宫花园宴会的简短讲话中,特别强调了法印两国共同的“价值观”,显示出法国的“亚洲外交”也在急剧地“变”,充分展现了萨科齐的个人外交风格:加强意识形态划线。在此之前,从戴高乐到希拉克,包括中间偏右派的吉斯卡尔·德斯坦和左翼的密特朗,一以贯之在外交上以“务实”和“国家利益”为核心。当戴高乐在加拿大高呼“自由魁北克万岁”、公然“干涉”加拿大内政时,令当时国际舆论一片哗然。加拿大是西方阵营中的伙伴,戴高乐凸显的是法兰西民族利益。

萨科齐在各种场合重复最多的,则基本上是价值观:最近的例子是重返北约时萨科齐的另一句话:“法国属于西方大家庭。法国回家了。”将北大西洋联盟视为新世纪西方的“家”,那么,世界的剩余部分,包括广大的伊斯兰世界,就当然被列为“外人”。这甚至使奥巴马都感到不自在,因为强调西方价值观的同时,这无异于在向“非西方”世界发出另一种信号:无论如何你们也不是“自己人”。而这恰恰是奥巴马最为忌讳的“文明的冲突”,难怪奥巴马在任何场合都没有就“西方大家庭”问题响应过萨科齐。

经过两年外交之“变”,已经可以看出,法国今天的外交已与戴高乐主义“决裂”。“决裂”得最彻底的,当然是法国的中东政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布什下台以来,法国已经成为中东的“黑马”。法国日益明显地转向以色列,已使法国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处于微妙的境地。与希拉克时代法国因反对布什发动侵伊战争而在阿拉伯世界名声高涨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

“我不能因为他们是我夫人的朋友就禁止任命他们为部长”

萨科齐上台伊始,就因再婚而成为全球媒体注目的焦点。而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今天也成为焦点中的焦点。就在几天前,萨科齐还亲自飞往纽约为卡拉·布吕尼婚后首次复出演唱助阵。在今年国庆花园宴会出现的另一个“决裂”,是萨科齐一反其前任的习惯做法,不再接受电视台直播采访,而是由第一夫人出面,来谈谈萨科齐本人!

萨科齐并不讳言新夫人对他的深刻影响。据说萨科齐酷爱名表,特别是奢华的劳力士表。这在上流社会看来,却缺乏品位和气质。为此,卡拉·布吕尼专门送给夫君一只帕戴克·菲利浦表,那才是“贵族派头”,于是萨科齐告别了劳力士这种暴发户才会戴的“俗表”。

在卡拉·布吕尼的影响下,萨科齐甚至开始阅读小说、欣赏歌剧、观看作家电影……最新消息称他刚刚读完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过去一些法国知识分子瞧不起“看电视长大”的萨科齐,卡拉·布吕尼则正在重新“包装”法国总统。当然,卡拉·布吕尼不仅包装她的尼古拉,她还积极介入了萨科齐的日常政治生活。

上周法国《观点》周刊以“卡拉·布吕尼的伙伴”为题,报道了萨科齐是如何从夫人昔日的朋友中挑选他的政府部长和其他重要国家任命的。刚刚出任文化部长的是左翼前总统密特朗的侄子,卡拉·布吕尼多年的朋友。早在去年他就已经私下透露,“……多亏她,我认识了总统……是她对总统说,弗雷德里克·密特朗这人不错。”

另一项在法国引起争议的任命也与卡拉·布吕尼有关:法国极左翼杂志《查理周刊》总编菲力浦·瓦尔被任命为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总裁。去年瓦尔应卡拉·布吕尼之邀赴爱丽舍宫晚宴,与萨科齐“巧遇”,两人长谈有关国家电台的改革。结果是不久前瓦尔走马上任,成为法国最重要的国家电台总裁。当然,瓦尔并非“空手”而来。这位被认为是法国“最极端”的杂志总编,曾开除过手下一位最著名的漫画家西内,因为西内居然敢评论萨科齐的儿子为与法国最富有的犹太家族达蒂的千金结婚而皈依犹太教。

《观点》杂志评论,萨科齐通过卡拉·布吕尼,与法国“左翼”文化圈子拉上了关系。令人“叹服”的是,这些“左翼”知识分子或艺术家,在赴爱丽舍宫晚宴后,无一不成为总统的“新宠”。当然,这不仅仅是“毛”必须依附于“皮”能够解释明白的。

在该杂志列出的这些总统“新宠”名单中,有一位是国人所熟悉的,即不久前抛售圆明园兽首未逞的服装师圣罗兰的同性恋友彼埃尔·贝尔热。卡拉·布吕尼是名模出身,与圣罗兰和贝尔热是好朋友。贝尔热因此与爱丽舍宫过往甚密。不知贝尔热是否也会谋得一个前程?

不过,这总比左翼总统密特朗任命自己的儿子做总统府非洲事务顾问要更具合法性,不是吗?

“今天法国再发生罢工,人们都已经感觉不到了”

应该承认,萨科齐过人的精力与锐意改革的信念,在法国国内还是造成了巨大冲击的。法国自萨科齐上台以来通过的数以百计的改革项目,超过了密特朗和希拉克两任四个任期内改革项目的总和。过去法国以其罢工之频繁而在全球闻名。今天萨科齐通过了罢工最低服务法案,使得地铁、列车等行业罢工时必须提供最低服务,这样就不至于让交通全线瘫痪,实际上对罢工釜底抽薪,以至于罢工的“威慑作用”被大大削弱。于是萨科齐在一次讲话时得意非凡地表示,“今天法国再发生罢工,人们都已经感觉不到了”,以向右翼选民展示改革的成果。

这一法国社会政策的“右转”对法国的冲击是很大的。今天法国工会被削弱的结果,是罢工活动的极端化。金融与经济危机爆发以来,法国多次罢工都出现扣押人质等极端作法。这几天甚至发生一家可能倒闭的企业工人因得不到补偿而在工厂内放置爆炸物的极端行为。萨科齐的“自由化”改革获得一定成果的代价,是法国目前社会矛盾趋于尖锐化、极端化。

“滚一边去,蠢货”

萨科齐作为新一代领导人,最明显的特征、也是对普通老百姓来说争议最大之处,是他明显的平民作派。当着教皇的面,萨科齐照样忙着发手机短信;在八国峰会上,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萨科齐照接不误……这在奥巴马当选之前,在世界各国领导人中是绝无仅有的。法国总统过去向来以“贵族派头”出现在公众面前,以保持国家领导人应有的尊严。比如按反对派的意见,一国总统应由助手接手机,只有重要电话才能递交总统。当年希拉克被布什和布莱尔在非正式场合逼着解下了领带,还在法国媒体上引发一番议论,现在萨科齐光着上身在海上泛舟都已经不再是新闻,更不用提穿牛仔裤、将卡拉·布吕尼的儿子扛在肩上的“不雅之举”了。

法国上流社会与美国不同之处,在于爱钱只在私下,君子在公开场合视钱为俗物,避而远之。这在萨科齐身上出现了彻底的改变。在艾利克·梅克雷撰写的《超级总统》一书中称,萨科齐是“第一个不讳言钱的法国总统”。事实上,萨科齐在当选之夜,就在巴黎香舍丽榭大街上的“富盖饭店”大摆庆宴。萨科齐的前任其实也都摆了庆功宴,只是他们更为隐避。如希拉克是“躲”在他的富翁朋友弗朗索瓦·毕诺那里大开香槟。

对于很多法国平民来说,“富盖”是富有的代名词,成功的标志。不过对于法国传统贵族来说,这又是“庸俗”的象征:一些反对派讥讽“富盖(饭店)”不及“里兹”的档次、不如“拉菲尔”的典雅、赶不上“科斯特(咖啡馆)”的时髦、又缺乏“蒙塔朗贝”的文学气息……但萨科齐对此毫不在乎。这使法国社会第一次出现了“美国化”追钱的潮流。过去法国社会成功的标志是“社会承认”,今后也将转为“富有”。

但更显萨科齐个人风格的,则是他平民化的口无遮拦。在一次集会上,一名反对他的选民拒绝与他握手(如此没有礼貌可不是萨科齐的错),萨科齐脱口而出:“滚一边去,蠢货!”不料电视台正在边上直播,于是总统的“国骂”全民皆知。这种平民化特征并不影响萨科齐赢得年轻选民的追捧,相反,倒使他们感觉萨科齐与他们比较“亲近”。然而实际上,平民化的萨科齐交往的可都是法国最有钱有势的巨富,他们不仅控制着几乎整个法国,而且控制着法国人的……思想!这些与萨科齐拍着肩膀称兄道弟的大亨包括法国最大私营电视一台的老板、房地产首富马丁·布伊格、拥有法国最有影响的报刊《世界报》的法国航空业大佬阿尔诺·拉加代尔、控制了法国免费报刊,同时也是世界上最有影响的第六大传媒广告集团总裁凡森·波罗内、法国最大的电台RTL的老板、比利时钢铁大亨阿尔贝·弗莱尔、法国高档消费品集团LVMH总裁贝尔纳·阿尔诺,他手中掌握着法国最大的经济报刊《回声报》,当然不能忘记法国战斗机集团公司达索,他一手控制了包括《费加罗报》在内的七十多家法国报刊……难怪法国《解放报》社长若弗兰有一天抱怨,萨科齐不满意报刊报道的时候,他就拿起电话打给我的老板:大银行家艾杜瓦·德·罗斯柴尔德……

“变”是执政策略、“决裂”才是萨科齐的政治理念。从这一点出发,戴高乐主义已死,萨科齐主义在生。世界关注的是,“决裂”将会走多远?

 

法国生活
专栏文章
法国新闻网 记者手记:有一种宝贵叫安全
时间:2017-09-12 | 查看:34
新华网 记者:韩冰 恐袭阴云笼罩下的生活是何滋味?记者在法国近两年亲身感受到,有一种宝贵叫安全。 法国反恐形势从2015年开始变得十分严峻。那一年,有欧

法国新闻网 在法国想当总统得先学好文学
时间:2017-07-10 | 查看:64
作者:姚蒙 法国总统大选落幕,一颗政坛新星升起:马克龙被媒体比喻为政界UFO自空而降,横扫左右翼各党大佬,轻取总统宝座。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简单:在整个竞选

法国新闻网 贝叶斯的世界:法国大选
时间:2017-04-28 | 查看:95
微信公众号: 雪涛宏观笔记 法国大选首轮投票结果出炉,马克龙以24%领先,勒庞21.3%居次。欧洲市场持续risk-on。法国CAC40和欧洲STOXX600高开,黄金走弱,美油回

最受欢迎文章

姜文离开法国妻子内幕
法国妇女的性解放
在法国吃饭,谁来买单?
法国苛刻的食品监管
巴黎美丽城中国妓女问题严重
在法国开面包店的中国人
在法国与乞丐打交道的故事
“高人一等”的法国女人
友情链接

德国中文网:一扇观察德国社会的窗口
法国网站导航:法国各类网站导航
法国房地产网:法国房地产信息
法国旅游网:旅游团 机票 酒店
加拿大新闻网:最新的加拿大信息
法国酒店网:各类酒店信息导航
法国中文网:法国最新信息

法国中文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7  |  www.cnfrance.com   |   info@cnfrance.com